高考改革不能再犯的一個方向性錯誤

作者:不詳  時間:2022/6/8 20:12:11  來源:網絡轉載  人氣:

  【導讀】又到一年高考時。高考承擔著為國選才的使命與家庭上升的希望,其公平性是各界關注的焦點。但同時,高考也背負著應試教育、以分取人、學業負擔大等諸多“罪名”。在效率與公平、統一與多元之間,高考始終未曾停下改革的腳步。那么近些年來,我們究竟是發揚了還是削弱了“高考精神”?
  本文指出,每個人的學力得到公平對待,同時簡明高效地實現國家級選才,此之謂“高考精神”。近年來高考改革的多項舉措確實扭轉了與“高考精神”背道而馳的一些趨勢,比如規范(直至取消)自主招生、縮小分省命題范圍、減少和規范考試加分等。但一些措施也存在方向性失誤,比如以賦予學生選擇權為名實行科目選考和多次考試?颇窟x考看似終結文理分科,實際上縱容更加功利化、策略化的偏科學習,造成考試失序和失效;多次考試則導致備考戰線拉長,大量擠占正常教學時間,使高中教育更加應試化。
  作者認為,大道至簡,高考改革不應使選擇高度復雜化。高考越簡明,直接負擔越輕,賦予選擇權只能增添虛幻的獲得感,并不能減輕負擔。真正的獲得感來自更豐富多樣的教育供給,選擇權也應落實在學習過程,而非考試。作者指出,當前素質教育的疲弱并不能簡單歸咎于高考指揮棒太硬——必須跳出這種思維定勢。正心樹德美材的素質教育與統一公平有效的考試選拔,都是中國教育體系應確立的核心價值追求,面對兩者的內在張力,政府應擔任起“執中者”的角色,在更高治理水平上支撐起一種有活力的均衡。
  本文轉自“活字文化”,標題為編者所擬,原題為《“高考精神”:中國現代教育制度何以成立》。文章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,供諸君思考。
  “高考精神”:
  中國現代教育制度何以成立
  背負著應試教育、以分取人、學業負擔大等諸多“罪名”,高考穿過了教育改革的風風雨雨。實際上,我們俗稱的“高考”并沒有一個定型,每個省級行政區的考試招生方案也不盡相同。然而不論具體方案怎么改革,這項國家考試制度得以存續至今,是因為人們心目中的那個“高考”有一系列其他制度無法替代的優越性:對個人而言,分數面前人人平等——意味著所有參與者得到同一條準繩的檢驗,這種檢驗把基于努力和才能的學業成就作為人才選拔的最高標準,排除了身體外貌、家世背景、鄉土地域、財產收入、社會資源等各種先天不公平因素的直接加載。
  對國家和社會而言,高考做到了低成本、高效率地實現了全國每年近一千萬考生的分層,它對人才粗篩的總體有效性是全社會用人單位有目共睹的。實際上,我們只有高考這一項制度承擔著全國范圍的全面人才選拔的使命,這種選拔不只為了個人幸福,更為了國家和民族的未來。每個人的學力得到公平的對待,同時簡明高效地實現國家級選才,這就是“高考精神”。
  ▍ “高考精神”的起起落落
  近些年來的改革究竟是發揚了還是削弱了“高考精神”?
  首先,2016年高考改革的多項舉措確實扭轉了過去與“高考精神”背道而馳的一些趨勢。十多年前開始的分省命題使得不同地域的人才遴選準繩不再一致,此次改革已經開始縮小分省命題范圍。過去自主招生設置在統一高考之前,大學自主的裁量權很可能突破高考底線、架空高考的選拔性,此次已經將“三位一體”等自主招生改為統一高考之后,使得大學自主的精細化選拔能夠在高考分層的大框架之內進行。這兩項改革都實現了筆者先前撰文呼吁的“統一命題”和“先粗篩,后細篩”。
  此外,減少和規范考試加分,取消體育、藝術特長生加分項目;改進招生計劃分配方式,提高中西部地區、人口大省的高考錄取率;完善和規范自主招生,嚴控自主招生規模(2020年起,自主招生已取消——編者注);通過探索高中學生綜合素質評價推動高中素質教育;推進高職院校分類考試;深化高考考試內容改革等。這些設計來自多年的實踐經驗,加強了統一選拔的公正性,符合高考精神,有明確的進步意義。
  然而不得不指出的是,此次高考改革有一項措施存在方向性失誤:在賦予學生選擇權的名義下,科目選考和多次考試。改革后,學生可以選考不同科目的組合,達數十種之多,嚴重損傷了高考作為統一準繩的本質。統一準繩既保證了公平性,也是選拔有效性的前提。此項改革看似尊重學生興趣、減輕學業負擔、文理不分科、改變“一考定終身”,據稱還附帶培養選擇能力等素質教育意味……這些設想卻在2016至2017年的實踐中被事實戳破,不僅上述目標在現實中全都走偏,還使得高中教育越發應試化,大學教育起點被擾亂。
  ▍ 田忌賽馬:科目選考亂象
  新高考可以在物理、化學、生物、歷史、地理、政治任選3門科目考試,然而不同科目組合的總分之間根本不可比,于是制度上把分數轉換成了每門科目基于排位的等級,比如在某一科目一次考試的所有考分中最高5%的分數轉換成A等。于是,一個考生的科目等級不取決于他實際上考了幾分,而取決于他的水平和同批參加該科目考試的其他學生的水平之比。該操作理論上使不同科目按等級可比,實際上依舊不可比,因為每個科目的應考群體不同,在不同群體中取得的相對排位根本無法等價。由于這種將折算操作顯而易見的漏洞,從自己的利益出發,學生就會選擇避開和較高水平考生一起考試的科目。所謂“我們不要去做分母”,造成了物理被普遍放棄的現象。同時地理科目大受追捧,地理教師驟然變得稀缺。
  從同一個邏輯出發,甚至還有家長被鼓動參加考試,為的是做大分母,抬高自己孩子的此次排位。這些異化亂象不能歸咎于考生或家長,也不是技術上調整算法就能化解的。在選考科目的規則下,最佳策略就是“田忌賽馬”——避開強者去和弱者比?墒歉呖季癫⒉皇蔷鞯剡x擇和誰比,而是所有人在一起公平地比試。
  高考改革實施第一年后,“棄考物理”現象的突出爆發引起了社會關注,但說到底,報考數據是容易美化粉飾的,人心向背卻不言自明。如果只是著眼于提升物理選考人數,使各種科目選考看起來均衡,無異于頭痛醫頭式的做法,問題根本沒有解決。根本在于科目任意選考動搖了可比性,統一的準繩被拆解,當選材的公平和效率都大打折扣,高考也就名存實亡了。
  ▍迫使學生屈從于謀算利己主義
  高中生真的有能力做出科目選擇嗎?難道高考是一項鼓勵興趣、歡迎試錯的制度設計嗎?在尊重學生的興趣和自主權的名義下,高考幾乎忘記了自身在整個教育體系中的根本定位?颇窟x考的放權違背了教育規律,淪為得不償失的縱容。根據人的身心發展,每一個教育階段都有不同的發展目標。
  高中階段是全科教育,在全科學習中學生開始意識到自己的科目傾向,但不至于像大學那樣進入分科學習的專業化軌道。起初,這種能力和心智結構特征的傾向是模糊的,有待檢驗的,所謂興趣是架空的、稍縱即逝的。如果不充分地開展學習和考試,根本談不上興趣、特長。高中三年的學習以及高考都是學生逐步把握自身才性的必要過程。全科的學習,迎接全面的考試檢驗才最能支持學生為自己的未來做出理性判斷。更重要的是,判斷自己的長處和短處,理解人類文明建構的知識體系,認識國家社會的近期需求和長遠發展趨勢,從而樹立具體的志向,走出自己的道路,這是非常不容易的過程,恰恰需要大學本科通識教育和專業教育的共同作用,根本不是單憑高中教育所能承擔的。

文章評論

共有 0位用戶發表了評論 查看完整內容

亲爱的老师在线观看_狠狠爱夜夜亚洲中文字幕_波多野结衣A片视频中文字幕_国产乡下三片山泉有点甜